麻豆传媒映画女主角王茜

  麻豆传媒映画女主角王茜

三天後,沈秀已經出院瞭,沈念之才醒過來,第四天,朱碧月也醒來瞭。

兩人醒來後就一直呆呆的,眼神沒有焦距,看起來竟是連人都認不全瞭,醫生說他們是因為腦細胞受損太嚴重,導致記憶力遺失。

沈嬌暗中總結瞭一下,兩字——

傻子!

也就是說,沈念之兩口子都傻瞭,成為瞭醫生口中生活不能自理的廢人啦!

“醫生,求求您救救我爸爸姆媽吧,求您瞭!”沈秀跪在醫生面前痛哭流涕,悲傷欲絕。

她這一跪,引得醫院裡很多的醫生護士還有病人及傢屬都圍瞭過來,問清楚瞭緣由後,均嘆息不已,也對沈秀的孝心不住口的誇贊。

沈秀對這些恍若未聞,隻是跪在地上哀聲哭泣,間或懇求醫生幾句,看起來就跟死爹死娘一般。

沈嬌最煩的就是沈秀這種惺惺作態,動不動就是下跪,雖然出發點是好的,可她卻總覺得這姑娘作戲的成分更多些!

她也說不出來是為什麼,反正就是覺得沈秀內心並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那麼傷心,甚至她還覺得這女人有一些高興呢!

她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覺,沈秀的真實情緒就是高興的。

隻是她自己也想不清楚沈秀為何高興,沈念之和朱碧月出事對她沒有一點好處嘛!

沈傢興扶起瞭沈秀,問瞭醫生一些看護的註意事項,問得很仔細,沈秀聽得也很仔細,甚至還特意向護士借瞭紙筆記下來,又惹來周圍群眾的誇贊聲。

醫生也很熱心,說得十分詳細:“最好是留一人在醫院看護,這幾天是恢復的關鍵時期,若是照顧精心一些,也許會有驚喜的。”

“爺爺,我留下來照顧爸爸姆媽吧,我會精心照顧的。”沈秀主動要求

沈傢興嘆瞭口氣:“你自己的身體還沒恢復好,還是別折騰瞭,我來照顧吧。”

一直作壁上觀的沈嬌不樂意瞭,她可舍不得沈傢興在醫院裡照顧這兩個白眼狼,一天二十四小時貼身照顧,沈傢興哪裡吃得消!

“爺爺,可以請人照顧的,我們出些錢就好,您的身體也不好,哪裡吃得消熬夜嘛!”沈嬌建議道。

沈傢興也確實是有些膈應,雖不恨沈念之他們瞭,可讓他放下身段照顧這倆傢夥,他這心裡真是不樂意,聽瞭沈嬌的提議,立馬就同意瞭。

“這樣也好,找兩個人吧,一個白天一個晚上。”

沈嬌點頭道:“我這就去找,棉花街就有好多,隻要我們價錢出得高一些,肯定有人願意來的。”

棉花街待業在傢的嬸子特別多,她們沒事幹就糊紙盒糊信封等掙些外快,一月到頭也不過掙十來塊,累得跟狗似的。

沈嬌把這事同徐老太太說瞭,讓她幫著找兩個身體健壯的大嬸,一日工資一塊五,包飯。

徐老太太遺憾地瞅瞭眼自己顫巍巍的泛著老年斑的手,感慨道:“我要是年輕個五六歲,這錢就不給別人掙嘍!”

沈嬌看著白發蒼蒼的小腳老太太,嘴角直抽,就老太太的身體,再年輕十歲她也不敢用啊!

萬一要是在醫院裡摔著碰著瞭,責任誰承擔?

最後徐老太太給找瞭一個四十來歲的忠厚大嬸,一看就是老實本分人,不是那種偷奸耍滑的,大嬸上白班,晚上讓史紅梅去照顧。

史紅梅本是不想要工錢的,沈嬌自然是不能同意的,假意哄她道:“紅梅姐隻管安心拿著這錢,錢不是我和爺爺出的,是我那個白眼狼大伯傢出的,你隻管拿著,不拿白不拿呢!”

沈嬌傢裡的事情,史紅梅聽馬杏花說過幾句,自是知道沈念之兄弟倆的黑心事,現在聽沈嬌說錢是沈念之出,她便不再客氣,心安理得地受瞭。

白眼狼的錢當然是不拿白不拿啦!

妞兒和小虎兩姐弟史紅梅托付給瞭徐老太,讓她幫著照看些,到時工錢分她五角,徐老太太十分樂意,讓她隻管放心。

沈傢興對沈嬌找回來的人十分放心,便安心去上班瞭,沈嬌看他的模樣,竟不是太難過,好像還有松口氣的感覺。

也許在沈傢興心裡,隻要人還活著就是大幸瞭吧!

而且他可能還更希望看見沈念之他們現在的模樣吧!

畢竟傻子不懂得什麼是背叛,更不懂得在背後捅刀子啊!

沈秀每天都會燒好米湯水去醫院喂沈念之夫妻,風雨無阻,獲得醫院的一致好評,無論誰提起她都豎起瞭大拇指,誇她是孝順孩子。

而史紅梅和白班大嬸的夥食則由沈嬌包瞭,肉包子,肉絲面,或是煮雞蛋,有時候實在來不及,就給她們錢和票,讓她們上醫院附近的飯店買著吃。

隻不過她並不知道,這些錢票兩人都沒花,省瞭下來拿回傢用瞭,自己隻是買個燒餅充饑。

距沈念之一傢出事過去四五天瞭,沈念之倒是恢復得好一些,眼珠能轉幾下瞭,看著多瞭點精氣神。

朱碧月卻還是老樣子,就隻知道傻笑,喝水都不會喝,得系個圍兜,否則就會弄濕衣服。

這日是周末,沈傢興在傢休息,同沈嬌準備好瞭吃食,準備去醫院,電話鈴聲又響瞭,還是那位熱情的劉嬸,大嗓門傳瞭過來。

“喂,我是那姓劉的街道辦主任,這裡沈秀出瞭點事,你們過來趟,抓緊點啊!”

沈嬌眉頭箴得厲害,沈秀這傢夥又在作什麼妖?

沈傢興隻得帶著沈嬌先去瞭沈念之傢的街道辦,還未進門就聽見瞭沈秀的哭泣聲:“求求你們瞭,我爸爸和姆媽病得下不瞭床,我要是走瞭,誰來照顧我爸爸姆媽啊?求你們開恩瞭,求求你們瞭!”

沈秀跪在地上不住磕頭,看得沈嬌實在是膩歪。

動不動就下跪磕頭,這膝蓋也太軟瞭點吧?

此時她的腦子裡又有什麼一閃而過,可卻閃得太快瞭,她根本就抓不住,不禁箴瞭眉。

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她總是耿耿於懷呢?

這事肯定同沈秀有關,可她卻總是抓不住重點,沈嬌懊惱無比,暗罵自己太笨瞭,要是韓齊修在的話,肯定能想到。

六零小嬌妻